掃一掃分享本頁

文學驛站

當前位置: 首 頁>>校園文化>>文學驛站>>正文

凌晨四點的城

發布時間:2019-03-26 16:17:34  作者:周如玥  編輯:董治安  來源:文化與傳媒學院 18編導4班  瀏覽量:

 

長沙,一座迷人的山水洲城、一座沉淀著歷史的文明古城。它的身上承載著三千多年的歷史文化。古有“長沙,楚之粟也”之美名,那樹人無數、興盛千年的岳麓書院,江流楚韻、閣住唐風的杜甫江閣也無不告訴著我們長沙這座城的風光無限。

我們見慣了長沙的車水馬龍、華燈璀璨,也就漸漸也忘卻了它的沉默,安詳。我在凌晨四點清醒,望窗外月色正好便起了心要去街頭閑逛一番。路上的燈光仍是通亮著的,只是行人沒了,車沒了。我未見過這樣的長沙,但我卻莫名感覺到這座城的故事,于是我解開了自行車的鎖鏈,開始了這段旅途。

以往的城是喧囂的,但現在卻靜的讓人心安,它的靜不是那種莫名的死寂,它的靜帶著一份生機——我一直以為長沙城是聽不見鳥叫的,而如今的這份寧靜,卻能讓人依稀聽清幾聲鳥叫,那似乎是久違的自然的聲響。江邊一處小小的公園還有幾位早起鍛煉的老人,隔著老遠就聽見他們用家鄉話嘮著家常,我沒能看清他們的臉,但他們的臉上一定都洋溢著笑。直到我來到一座天橋底下,抬頭瞟見一個路邊歌手正在收拾他的行囊,我停下了車,他停下了手中的動作,我們對視了很久,但是距離卻相隔著很遠。他突然重新拿起了他的吉他,彈了一曲舒緩的音樂,他也沒有開口唱,只是安靜的注視著他的木吉他。或許,那是一首還沒來得及作詞的歌。

我沿路直行,望見幾位醉酒的人相互依偎、相互哭訴,望見遠方高樓上的燈塔閃爍著燈光,望見跨江大橋上幾輛跑著長途的客運汽車,望見江邊垂釣的一兩個漁人,望見東邊漸漸泛出霞光,最后一躍而起。

世人都在說,城變了,如今的城總是缺了以前的一份溫情。一個人孤獨的來,孤獨的走,孤獨的生活,孤獨的離開。千千萬萬種這樣的人構成了一座城,城是一個幾百萬人一起孤獨地生活的地方。世人說,他們習慣了這樣的城,他們也已經習慣了孤獨,以為也不再孤獨,就連心有時候的刺痛也努力忽略,淚意闌珊也只當是天氣的悶熱花了妝。城的繁榮使人停不下腳步,它開始讓人沒了自由,沒了清閑。

但是,城是沒變的,我們都清楚。只是城里的人變了,不是城束縛住了我們,而是城里的人束縛住了自己。城依舊是那座城,它依舊沉默、安詳。它一眼千年,沉默也勝萬語千言。

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