掃一掃分享本頁

文學驛站

當前位置: 首 頁>>校園文化>>文學驛站>>正文

與發結緣的外婆

發布時間:2018-11-27 14:59:43  作者:陳雪華  編輯:董治安  來源:文化與傳媒學院17級編導4班  瀏覽量:

 

時間它悄悄地從我們的身邊走過,記憶中您慈祥又嚴厲的模樣依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里。

已經記不起來距離上次我們見面的時候有多久了。每次來電,您總是不忘記加上一句 “有空記得回來看看”。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卻讓我感受到了濃濃的思念,過往的點點滴滴猶如溫馨的電影畫面一幕幕地閃現在眼前。

童年,多么美好的字眼啊,又是多少人想回到的過去。現在回想起來,好感激那段青澀的孩童時代有您的陪伴。

似乎人對于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都特別的執著。我想那時候您肯定是非常的愛我,才會對我如此的關愛有加,特別是我的頭發!隔三差五您就來一句:“阿麥!阿麥!到這兒來,外婆給你理頭發!”要不就是“阿麥!阿麥!快過來,外婆給你捉虱子!”這兩句話似乎已經成為了您的口頭禪。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,每次看到你拿剪刀或者是板凳的時候都會有一種莫名的恐懼,想馬上逃出您的視線,遠離您。 

最可憐的莫過于我那頭烏黑發亮的頭發。在您的執著下,我的劉海永遠停留在額頭的最上方,頭發也從來沒有齊肩過,我深刻的體會到了什么叫做“沒有最短,只有更短!”的郁悶與無奈。自此,我天天都頂著鍋蓋頭去上學。

不知道是第幾次叫喚:“阿麥!阿麥!到這兒來,外婆給你理頭發!”的時候幸運女神來到了我的身邊。這一天陽光明媚,院子里的一切是那么的和諧美好。當您把工具擺齊準備就緒時,一直待在院子里喝茶的李阿姨說了句:“張嬸啊,女孩子留長頭發才好看而且特別顯乖!您看看我女兒就知道了。”您略帶嫌棄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轉過去滿臉笑意的說:“這小妞皮得很呢,再說了,她現在一頭的虱子,天天喊頭癢頭癢的,不剪短頭發怎么行。”這時輪到李阿姨笑了,她說:“現在的小女孩那個沒有虱子呢,我家那個也沒少被折磨,不過這頭發還是得留,留來才像個女娃子!大不了以后買點藥水定期給她殺虱子。”

也許是李阿姨的話起到了作用,也許是我眼神里的期待太過于明顯,總之您猶豫了。您的猶豫讓我看到的希望,在我苦苦哀求又夾著希翼的眼神中,您放下了“武器”。不過令我沒想到的是另一件磨人的事情正等著我去體驗。

頭發長了,頭上的虱子也就越來越多。“阿麥!阿麥!快過來,外婆給你捉虱子!”您手上拿的再也不是理發刀了,而是殺虱子的藥水!那藥水的味道十分難聞,久久不散。您每次都像個沒事兒的人一樣,每周都不厭其煩的給我的頭發上一兩次藥水然后再幫我沖洗頭發。如果我不配合,您會狠狠的威脅我:“不想殺虱子我就幫你剪掉它!”偶爾運氣好的時候也會逃脫過幾次,不過要承受您滔天的怒火,“你別回來,回來我就剪掉它!”

那時候的我真的搞不懂您對我的頭發為何如此執著,如今我才慢慢明白。您剪掉的是頭發,滅掉的是虱子,留住的是愛。您的愛透露在那絲絲的秀發中,流淌在我滾燙的心河里,溫暖了我整個童年。愿歲月不負深情,待您美好如初戀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