掃一掃分享本頁

文學驛站

當前位置: 首 頁>>校園文化>>文學驛站>>正文

一句再見

發布時間:2018-11-27 14:57:24  作者:周鳳欣  編輯:董治安  來源:信息與通信工程學院 17信息7班  瀏覽量:

 

看著那張老舊的黑白照,一半已經泛黃,沾染上灰塵,照片中老人兩頰深陷,頭發稀疏,眼里卻充滿善意,不禁思緒萬千。

晚秋的風,輕輕拂過總是帶著一股涼意,偶有青苔的院子里,兩張小凳子,一老一少坐在太陽下,陽光絲絲打在身上,暖意慢慢舒展至全身,加上微風的清爽,一切都顯得剛剛好。我總是喜歡纏著你給我講你的往事,穿起軍裝上戰場,一幕幕仿佛身臨其境一般,百聽不厭。而每每講到打侵略者時,你總是會激動地從小凳子上站起來,手不停的揮舞著,臉上滿是得意,仿佛坐著已不能表達你的情緒了。我一度想聽你和奶奶的愛情故事,因為我不曾見過奶奶,而你卻從不向我提及半句,有一次我不經意間提到,你也是微微一愣,卻始終沒有開口,目光所及是我讀不懂的憂傷。

時間不言不語,會把浮躁和憂愁慢慢撫平,卻沒有把爺爺的執拗淹沒。四月的天氣,是潮濕的,是充滿陰雨的,每年清明節,行人步履匆匆,趕著在天黑之前完成。或許你不曾留意,有一位步履蹣跚的老人,拿著一個袋子,慢慢地穿行于車來人往的泥路上,走走停停。每次我們去到太爺爺、奶奶那里,總是會里看到他穿著一件被汗水浸透的汗衫,默默的在拔草、裝香。父親和伯伯們總是會勸他不要去了,年紀大了,體力也大不如前,何必折騰自己,爺爺總是低頭不語,不反駁也不應允,就這樣走了一年又一年。那時的我太小,不懂這對他而言意味著什么,現在我有點懂了,或許是心中的那份惦念和責任在支撐著他。

父親四兄弟,爺爺為了避免不合便提議每個孩子家里住一段時間,歲月讓他從兩條腿走路慢慢演變成“三條”腿,本來十分鐘左右走完的路程,走走停停,也需要半個小時,父親想騎車載他,他也不肯,就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了數個春夏秋冬。那年新年,我陪你走過這一段路,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手輕輕的放在我的手上,迎著夕陽,不急不躁向前走。我準備回去的時候你偷偷塞進我手里的兩個紅包,還帶著絲絲溫度。你不好意思地說:“我老了,顧及不到那么多人了,你拿著就好”,當時被認為偏心的舉動,卻暖了我許久,那張余暉下的笑臉,是那么好看。

滄桑歲月,笑看時間飛逝,四季變換,而我也再不能聽你講故事了。你靜悄悄的走了,沒有絲毫留戀,而沒能說出口的再見,是我彌留的遺憾,瑟瑟秋風,迷了雙眼,只剩想你的思緒。

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