掃一掃分享本頁

文學驛站

當前位置: 首 頁>>校園文化>>文學驛站>>正文

時光機

發布時間:2018-11-20 15:09:11  作者:胡雨柔  編輯:董治安  來源:文化與傳媒學院 18編導2班  瀏覽量:

   在變幻的生命里,歲月,原來是最大的小偷。

賈樟柯在電影《山河故人》里說:“每個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,遲早是要分開的。”恍惚間,仿佛看到火車疾馳,穿過一個又一個的隧道,路邊的山川在飛速的倒退。過去、現在和未來交織在一起,人像鋪在一張巨網上。

我常常在想,時間是什么,浮世萬象,人海茫茫。等紅綠燈時,總有那么一瞬間,我感覺自己置身于某種蒙太奇里,像是有著些許超現實的意味,周遭嘈雜的人群和車流都越發模糊,時針一點點倒著走。秋風輕巧地吹向南方,可我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的夏天。

溫柔的熱風、浪漫的黃昏、喧鬧的人群和冰涼的啤酒,這是我記憶中的夏天。上小學的時候,學校每年不定時會有人過來放電影,附近的村民聽到消息也都會帶著小板凳熱熱鬧鬧的過來占位置。傍晚時分,白色的幕布已經掛好,幕布前方的桌子上會擱上一個放映機,我們總愛調皮的把手放在兩者之間,比劃著各種動物。現場人又多又擠,偶然拂過一陣清風,拂去人們的煩燥。我們瞪大眼睛盯著幕布,手里拿著小布丁冰棒,時不時舔上一口,電影情節無聊時,就跑去幕布前看一看,幕布后玩一玩。玩累了,困得睜不開眼,只依稀聽見身旁的大人們在小聲討論著什么。眼皮越來越重,便沉沉的倒在奶奶的懷里睡去了。當時看電影的條件和現在相比差遠了,可是如今看的每一場電影卻再也找不回兒時的感覺了。

除了看露天電影這種樂事,夏天停電的夜晚也讓我懷念。吱吱呀呀的電扇停止了工作,我便會邊躺在涼席上邊翹著二郎腿,偶爾偷偷撩起肚子上的衣服一角,手里還拿著一把蒲扇扇風。屋內燭火搖曳,桌角的蚊香還留著一個小紅點。坐在院子里,絲毫不顧討厭嗡嗡叫的蚊子,大人們依舊笑意盈盈的嘮著家常。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,小鎮就不怎么停電了,家里也不再備著許多長長的蠟燭了,蒲扇也失去了它們存在的意義,放在柜子上落了厚厚的一層灰。如今,城市的燈一盞一盞的亮著,馬路上的車子開著大燈一輛接一輛的開過去,我突然覺得時間過得好快,兒時的日子一晃眼就過去了。

夏天見證了人們的分離與重逢,如今的秋天,黑夜長于白晝,涼風從脖子里灌進身體,遠處行色匆匆的路人,讓我愛這雨時靜謐的夜、顛簸的城市,卻偶爾也想乘坐時光機回到小時候,因為你懷念它的時候,本身也是另一種形式的擁有。

 



關閉